【是吞噬我的潮汐。】
点开!!!
cn:隐曦
cp真梨,唱见圈的小宝贝。
v+/阴阳师/第五人格 /唱见
博爱杂食党无雷区。
★本命大天狗/轰焦冻/杰克/瑟维/まふまふ
偏好于all狗/轰出胜/all杰all
吃各种安利。
擦边画手,垃圾文手。
在线养老了解一下。

【阴阳师/茨狗】雨之待

-写景练习
-上面那句当屁处理
-茨狗,微博狗不喜慎入
-糖




绵绵的阴雨已经持续了好几天。
大概是一个雨季。
雨女一大清早就出去不知道是不是又去了桥头散心。
晴明派白狼去找源博雅议事。
白狼受命后撑着油纸伞缓步而出。

大天狗心头一阵紧缩。
头也不回的冲进了雨帘中。
那是当年那棵樱树。
零落一地的浅粉色花瓣陷入泥浆中。
在这樱树下他曾与源博雅一同吹笛饮酒。
那日的博雅,紧紧握住他的手。
道:“我一直……把你当做我的……好朋友。”
够了啊。
已经足够了。
那自己亲酿的口嚼酒,是否还在这里呢。
十年前埋藏于这里,只有自己知道的秘密。
只是用妖力轻而易举的找到了酒坛。
伸出素白的手指擦去泥浆。
辛辣的味道顺着食道一路向下。
分不清脸上的是眼泪还是雨水。

喉头滑动着,却只有无声的哽咽。
源博雅,你说把我当做朋友。
那你是否还记得我呢。

“大天狗,你怎么在这里?”茨木童子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风袭。”沉默的反手一个风袭。
茨木童子躲开风袭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他身前。
“你……?”
惊讶的发现大天狗脸上的悲怆。
“你滚开……”抬手又想来一记风袭。
手腕被抓住,被面前的人大力拉入怀中。
透过被濡湿的衣料传来的温暖。
大天狗把头埋在他的肩膀上。
茨木感到肩膀有温热液体的触感。
沉默的吻了吻他被雨水濡湿的发丝。
伸出手把他的脸抬起。
“我不知道你和源博雅以前有什么交集……”
很慢的贴近他的脸。
“但是……从今往后……你只要注视着我就好。”
哭音被湮没在雨声和茨木热烈的吻中。
大概这雨不会停了吧。
只是在桥头等待又会有什么归来呢。
大天狗伸手搂住茨木的头。
于心湖泛起的小小涟漪一圈圈回荡。
茨木很清楚的尝到了酒的味道。
咧咧嘴角,露出意味不明的微笑。
“好酒。”




end



写景练习x2
又成了老夫老妻秀恩爱是我的锅。

评论(2)
热度(23)

© ru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