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吞噬我的潮汐。】
点开!!!
cn:隐曦
cp真梨,唱见圈的小宝贝。
v+/阴阳师/第五人格 /唱见
博爱杂食党无雷区。
★本命大天狗/轰焦冻/杰克/瑟维/まふまふ
偏好于all狗/轰出胜/all杰all
吃各种安利。
擦边画手,垃圾文手。
在线养老了解一下。

【杰佣】MONSTER 4

4。

所有人的目光都是异样的,盯得奈布脊背发凉。
很明显,昨天莱利的演讲成效颇丰。

奈布虽然不很清楚莱利到底讲了什么,但是他能猜出有可能是什么,再加上那位大律师的添油加醋,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奈布心里也大概有个底。

“奈布先生,”艾米丽拍了拍他的肩膀,“辛苦你了,昨天如果不是你争取时间,我们就失败了。”

奈布鼻子一酸。

也许他不该离开,守到莱利飞天,那么事情就不会发展到这种尴尬的局面。

毕竟蛊惑人心,莱利可是最擅长这些的人了。

下次遇到杰克,那个家伙又会怎么捉弄自己呢。

他又想起那双危险的黑色眼睛总是眯起,对于指刀的擦拭像是猫咪在舔爪子。

可是他不是猫。

他是怪物。

奈布为了躲开其他人,独自去了花园。

这个地方一般只有园丁艾玛来摆弄花草时会来,其他人基本不太可能来这里。

奈布蹲在水池边上看那只怀里抱着金球的青蛙雕像喷出晶莹水柱,奈布伸手去拦,凉水在手上流过很舒服。

他又想起那个童话故事,公主的金球掉进井底,一位变成青蛙的王子为她捞起那个金球。

最后呢,王子和公主有没有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

奈布不记得了。

奈布想起给自己讲述这个故事的母亲,上次见到母亲已经是好久以前,他会经常偷偷的想念母亲。如果告诉母亲的话,或许她可以明白自己的苦衷。

而现在,就算是对母亲的思念恣意疯长着,能够见到母亲的希望已然渺茫。

现在唯一理解自己的人,大概只有……杰克?

奈布被自己的愚蠢想法气笑了。

那个混蛋的唯一目标只有杀了自己吧。

“咔哒。”

是花园门的锁匙被转动的声音,奈布却大脑一片空白,连躲避都没有去试着躲避。

他在猜是谁,不过很大几率是园丁艾玛,他不知道怎样面对那个姑娘。

毕竟她看见了那样尴尬的场景。

就算自己怎样极力辩解都是无济于事的吧?

奈布低垂着头,等待园丁对自己投来的失望目光将自己支离破碎的躯壳穿透。

“奈布先生,您在这里。”医生反手关上花园门,“我找你花了不少时间呢。”

奈布有一点惊奇,他不太清楚为什么医生会来这里,装作无事地,揪下旁边灌木丛的枝叶,躲避着医生的目光:“嗯、嗯,是啊,我来花园看看而已,没什么。”

医生抿嘴笑,看着奈布手里的灌木枝叶被奈布捏碎,绿色的植物汁液染绿了奈布的指尖,道:“如果您再这么折断灌木的话,艾玛可是要哭鼻子的。”

毕竟她花了很大精力才把花园收拾的整整齐齐。

“或许我不应该救莱利,是吗。”医生突然地,这样问道。

一般人的认知里,医生都是救死扶伤的角色,发出这样的问句着实有些突兀。

“我明白莱利是怎样的人,他也威胁过我。他要我优先治疗他,保护他的安全,以此取得胜利。您与杰克……咳,或许是您与他的爱意,又或许是您被他威胁,现在就算我们知道了真相,在莱利的胡搅蛮缠之下,真实也会变成谎言。”

失望,绝望,不甘,一切的负面情绪包裹了奈布,他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紧咬的牙关咯咯作响令人发怵。

艾米丽一只手压住他的肩膀:“冷静一下,奈布先生。除了莱利先生,大家都是对您没有恶意的。我相信您是有原因才会这么做的,而如果您愿意,也可以讲给我听。”

“保护好大家,还是拜托你了。”

还能得到他人的信任,真的太好了。

“谢谢你,艾米丽小姐。我会保护好大家的。”



而那躲藏在浓雾中的怪物,轻快的吹着口哨。

“还有人信任你呢。那我就,杀了她给你看看,抹掉你最后的一点所谓希望,这样就好。”



tbc


某拖更玩家时隔多年想起没更文。
临时码的凑合看,八月就有时间更(da)更(you)文(xi)啦。

评论
热度(17)

© ru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