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吞噬我的潮汐。】
点开!!!
cn:隐曦
cp真梨,唱见圈的小宝贝。
v+/阴阳师/第五人格 /唱见
博爱杂食党无雷区。
★本命大天狗/轰焦冻/杰克/瑟维/まふまふ
偏好于all狗/轰出胜/all杰all
吃各种安利。
擦边画手,垃圾文手。
在线养老了解一下。

【杰佣】MONSTER 3

3

-主杰佣,副cp你们自己感受。
-在线OOC。
-对所有角色不吹不踩,他们都是我的小天使。写成什么样只是剧情需要对不起!

只要流言开始散布了,就不会止息。

“喂,你知道吗,佣兵先生竟然与监管者私通!这真是太可怕了……!”

“什么?!他那样的人也会吗?和监管者,真的会是那种关系?”

“今天晚餐时间莱利先生要说清楚的,到时候不就都知道了吗。”

奈布向来不擅长处理这些事情,他选择沉默。

而沉默在他人眼里就是默许。

明明是晚餐时间,奈布却借口身体不适没有去餐厅。独自一人缩在房间角落,只想与其他人隔绝开来,他能清楚的感受到,所有人的目光都压迫的他快要窒息。

律师滔滔不绝大声讲着,激动时还时不时用力敲在餐桌上,引得银质餐具摔落餐盘发出叮当响声,我们的大律师先生将叉子攥在手里继续他的演讲。

“不,在座各位,我是认真的,你们所信赖的佣兵先生,确实是和那位叫杰克的监管者关系不一般!我让佣兵先生治疗我的时候,他不让我离开直到监管者出现并将我击倒在地!我在狂欢之椅上的时候,他在和监管者闲聊!并没有救助我!”莱利激动地挥舞着手中的叉子,仿佛是把那柄叉子当作利剑,“而医生小姐可以为我作证,是她把我救下来的!”

所有的目光汇集到艾米丽身上。

医生用餐巾沾了沾唇角,重新戴回自己的白色手套:“不……我不能完全肯定您的观点,莱利先生。我所看见的是,奈布先生与监管者一起去了教堂。正是因为这样,我才得到救你的机会。如果奈布没有将监管者引开的话,您的生还机会便是渺茫的。”

律师不快地瘪了瘪嘴,他没想到在自己本该是天衣无缝的演讲中这女人竟然会来拆台。

不过无所谓了,还有另一个证人,而这个证人,可是与他亲眼所见了同一场景。

律师将银叉指向艾米丽身边明显在发呆的艾玛:“园丁小姐,你也看到了吧,佣兵先生确实是与监管者杰克私通的。”

发呆的艾玛这才回过神来,慌慌张张点头,声音越来越小:“嗯……我和莱利先生都看到了,奈布先生和杰克应该是恋人吧,他们在教堂里……在……”

艾米丽拍了拍艾玛的肩膀:“别紧张,慢慢说。”

“他们在接吻。”

令人窒息的沉默。

在一片死寂的沉默中,艾玛又补充了一句:“奈布先生是被压在下面的……”

莱利满意地看着所有人都在窃窃私语,满脸的不可置信。

可是谈话的内容却与自己所期望的不太一样。

“天啊,没想到那么可靠的佣兵先生的恋人竟然是监管者!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原来佣兵先生喜欢的是男人吗……是我看错他了。”

“不过我没有想到他会是下面那个嘻嘻嘻。”

“什么???在教堂里就亲上了??!!让我打死那个混蛋!怎么能让我的艾玛看到这种东西!!!”克利切情绪是最激动的,几乎要一脚踢翻餐桌。瑟维扯了扯他的衣角,摇头,却惹了克利切一顿臭骂。

“不……这种不该存在的爱情……在教堂里接吻……这简直是亵渎神灵……他们的灵魂永不得安宁!……”菲欧娜在胸口边划十字边低声念叨。

“各位,请听我说。我的意思是,如果他和监管者私通,那么我们就会多一个敌人,你们明白吗?就是说,”莱利将叉子扎在盘子里的蔬菜沙拉上,“他与监管者,会内外对我们实施绞杀。我们所有人,都会被淘汰掉。”

沉寂了。

“果然佣兵不可信啊,他是个疯子吧,果然是远离他比较好。”

“请与我结盟并及时对我施加救助,我无法信任佣兵先生了。”

对,就是这样,我要将你从我们中剥离。

这样的话,我就少了一个强力的竞争对手,何乐而不为呢。

旧伤在痛。

奈布整个人都在痛得颤抖,却连拉开抽屉取出止痛片的力气都没有。

汗水洇湿发丝黏黏糊糊贴在额头上,奈布死死咬住下唇直到嘴唇发白。

带着玫瑰气息的雾气顺着打开的窗台涌入房间,下一刻杰克蹲在他身前:“怎么了,小先生。旧伤又在痛吗。”

“滚。”

杰克恍若未闻,站起身来,回身拉开抽屉,取出那瓶救命的止痛片:“真是失礼呢,不过看在你难受的份上我就原谅你吧。”

伴随着凉水灌入胃里的药片稍等片刻才会起效,奈布继续靠在墙角像是睡着,只有脸上那对蓝色眼睛努力睁着,并不服输地瞪着杰克。

“怎么了,小先生。地上很凉,要我抱你起来吗。”杰克在手里把玩面具,“你放心,我只是来看看我的猎物有没有死掉,如果我好不容易找到的猎物突然死掉了,我会很难过的。”

“所以你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

“我解释过了,我亲爱的小先生。不过我看那律师的性格,我和你在教堂里接吻的事情,怕是所有人都知道了。”杰克抬眼看他,手下动作暂停,“所以,你也可以理解为,我是来救你的。”

“胡说八道。”奈布将下巴埋在衣领下,“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想杀了你,我亲爱的。如果是为了有趣的猎物,我是不会吝惜那廉价的浪漫的。”杰克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你要知道,我和他们不一样。”

混杂在玫瑰甜蜜香气里的如铁锈一般的血腥味,奈布又怎么会闻不到。

“在杀死前玩弄猎物吗,那还真像是猫咪。属于猎杀者的情趣,不懂。”是止痛药的副作用,奈布眼皮越来越沉,嘴也快张不开。

身体轻飘飘的,躺在一个冰冰凉凉的怀抱里,然后被放在床上。

“猫咪力气挺大嘛。”

“好啊,那你看我,是不是猫咪。”

雾气渐渐散去,是杰克离开了。奈布只想将这一切当作是一个噩梦。

可是那撒落满地的红色玫瑰花瓣,是谁曾来过的证明。

tbc

想杀了奈布←是杰克的真正目的。

目前的杰克是很认真的把自己当作宠物饲主的!

来稍微胡说八道一下我流印象。

我流杰克→温柔有耐心,是个合格绅士了。追求浪漫,很会照顾人,情话一流(胡扯)。比起暴力锤人更擅长心理战术。但是自己的立场站的很清,痴迷于杀戮的快感与潜伏的情欲。

我流奈布→胆小又脆弱,擅长用自己的职业伪装。大概是刺猬(?)型boy,所有人对他的好都会记得很清,无私奉献类boy,只在自己认同的人面前服软,不是很标准的硬气boy,有时候甚至有些幼稚。

评论
热度(26)

© ru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