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吞噬我的潮汐。】
点开!!!
cn:隐曦
cp真梨,唱见圈的小宝贝。
v+/阴阳师/第五人格 /唱见
博爱杂食党无雷区。
★本命大天狗/轰焦冻/杰克/瑟维/まふまふ
偏好于all狗/轰出胜/all杰all
吃各种安利。
擦边画手,垃圾文手。
在线养老了解一下。

【杰佣】MONSTER 2

2。

-在线OOC

这是庄园里的大家都知道的一个秘密。

如果在一局游戏中被淘汰了,就会失去与本次游戏的一切记忆。

这对于奈布来说习以为常。

但是这次他希望失去记忆的痛苦出现在另一人身上。

奈布知道有电机的地方就会有队友存在,向前方闪烁着昏黄光芒的电线杆跑去,运气非常棒,在那台电机下,他遇到了那个狡猾的上等人。

“萨贝达先生,你成功脱险了吗?快来治疗我!”莱利立马脱手电机,唾沫星子横飞着向奈布要求。

奈布看了看,只剩一台电机,而这最后一台,莱利却只修了一点点。

他把艾玛小姐和艾米丽小姐当什么。

难道修完电机争取更多人的离开不是最要紧的吗。

说不定艾米丽和艾玛正在被杰克追赶着祈祷着电机修好大门打开能够赶快离开。

“好,我给你治疗。”奈布拿出绷带,“请蹲下。”

莱利骂骂咧咧低声说着什么医生不来救人,还非遇到一个倒霉佣兵,园丁不拆椅子,杰克伪绅士……

不出所料的,像是他与杰克事先约定好的一般,心跳声逐渐激烈,莱利忍着怒气低声道:“够了,佣兵先生,请放开我,我想你不是园丁那种笨蛋,我不希望被发现,请放开我。”

奈布抓着他肩膀上渗血伤口的五指骤然扣紧,血渗透缠了厚厚一层的绷带,黏腻的触感与弥漫的血腥气,再带上奈布冷冷的低语:“要是我不呢,你会怎么样。”

莱利整个人一瞬间噤了声。

杰克带着笑意的声音自两人头顶传来,那声音温柔道:“奈布,让开。”

奈布依言站开,下一秒杰克的指刀精准击中莱利,溅射开来的血液黏到奈布的衣服和脸颊上,奈布无动于衷。

莱利惊慌呼喊着,却看到佣兵先生嫌恶地躲开。

杰克吹着口哨,将莱利捆缚到狂欢之椅上,转身将黏附在奈布脸颊上的尚存余温的血迹抹掉。

“我的小先生,辛苦了。”杰克换了右手托住奈布苍白的右手,隔着面具印下亲吻。

那本是冰凉的手却因杰克的动作,从被亲吻那处蔓延起热意,奈布猛的抽回手。

“唔……”奈布用手指将被亲吻那处皮肤摩挲得通红甚至疼痛难忍,杰克甩了甩固定在指腹上的指刃,笑着说:“你就那么讨厌我的亲吻吗。”

奈布冷着脸颔首,杰克嗤嗤地笑,明明有面具遮着那张脸,莱利却还是觉得有森冷的目光锁定了他。

明明是灰白色为主色调的教堂却取名为红教堂,教堂里积着厚厚灰尘的华丽烛台不知多少年没有人将其重新引燃,被扯得支离破碎的幕布早已失去了鲜艳的色彩,教堂壁上的浮雕依旧是那老掉牙的故事,本该坐满前来祝福亲友的一排排座椅积满浮尘,传闻许多年前荒诞的婚礼早已无人铭记,树下的新娘誓词也没有人找得到,一切都是沉眠的样子。

一旁椅子上的莱利就像被两人视作空气一般,直到奈布的目光再次锁定在莱利身上。

莱利是律师,能言善辩且狡黠,他敏锐地注意到奈布一只手遮在身后,而他记得奈布的随身物品是一把古朴的佩刀。

奈布曾说过,那柄刀绝对不向同伴挥舞。

乌鸦焦躁不安地开始呼喊尖叫,扑扇着翅膀发出喑哑干涩的叫声,扰得杰克心烦,杰克哼着小调,转身走向奈布:“作为奖励,我带你去看看教堂?”

“好啊,反正他也没人来救……哼。”奈布紧紧跟随着杰克离开,莱利听到喧嚣的心跳渐渐平息,医生也赶到他的身旁。

莱利获救了。

“我亲爱的小先生,你为什么要欺骗我?”杰克翻阅着那本教堂神坛上的圣经,“明明你都要成功了,这样放弃,可是不行的哦。”

“我没有骗你。”

“我耳鸣响了,身边的乌鸦也飞起来了。”杰克补充。

奈布啐了一口:“我想不想杀他要你管。”

杰克伸手向他:“过来,不听话的小家伙。”

奈布握紧了腰间的弯刀,缓缓接近向他伸手的瘦高男人。

杰克伸出手遮住他的眼,奈布死死握住刀鞘的手开始颤抖。

温热的唇覆上脖颈间的肌肤舔舐啃咬,奈布几乎是跳了起来:“你干什么?”

杰克搂住他腰的那只带着指刃的手力气大得吓人,奈布开始胡乱挣扎,杰克低声喘气警告道:“别动,做标记。”

“我的猎物,是我的东西。谁都不允许抢走,所以给你个标记。”

……幼稚。

我不属于任何人,我只属于我自己。

与你拖延太久了。

奈布终于抽出弯刀,深吸一口气,向杰克腹部捅去。

遮住眼的手终于拿开,掐住他的喉咙。

男人的眉眼是清秀的,换是姑娘家的话,早要尖叫,可惜奈布是个实打实的真男人。杰克眉峰锁着,淡色的唇大抵是因疼痛不住颤抖着,奈布被杰克一爪甩翻在地上。

弯刀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扬起的厚厚尘土遮蔽了视线,奈布屏住呼吸。

杰克紧接着压在他身上,右手掐住他的喉咙。

“下一次,你会妥协。”

奈布继续胡乱挣动着手脚:“你说什……”

话还没说完,就看到教堂门口因担心而来找他的园丁已经不知道是被吓到麻木了还是受到某种震撼,呆呆地跪坐在地上。

“艾玛快走!”奈布来不及说其他,也无暇顾及艾玛走之后会不会瞎说,喉咙就被掐得更紧,奈布不得不看向杰克。

杰克的深绿色西装腹部的位置被染成暗红。原来……这怪物,是会流血的吗?

“你说,那姑娘,会不会将你不想面对的东西说出去呢?”杰克没有看他,斜睨着看呆了的艾玛,“或许我还要再帮那小姐一把。”

下一刻冰凉的唇覆上自己的唇,奈布惊到忘记挣扎。

他终于迟钝地意识到杰克的意图。

这个吻没有任何温存可言,更像是复仇,杰克只是将奈布的舌用自己的舌推向喉咙像是想让他窒息。

奈布快要呼吸不上来,被唾液呛得咳嗽起来,眼泪溢出眼眶。

艾玛惊呆了,找到她的莱利也看到此景,皱着眉摇头。

杰克像是还没有达到目的,再次含住奈布被吻得如玫瑰花瓣一般润泽的唇。

明明是亲吻,却让奈布感到恶心,就像一条黏黏糊糊冰冷的毒蛇在口腔里游走。

滚开啊。

奈布余光看到莱利拽着走路还磕磕绊绊的艾玛走了,杰克这才起身。

“冒犯了。”杰克将他扶起,又捡起弯刀还给他,“漂亮的刀法,不过不够果断。如你所说,我是怪物,所以我不会死,流的血也无所谓。”

“你真无聊。”奈布摸了摸肿胀的唇,面无表情道。

“不,我想不是那样的,我的小先生。只是你不理解我在做什么而已。”

“是因为有趣吗。”奈布接着追问。

“好吧,确实是因为有趣才做的。”

杰克低沉的笑声在耳边响起。

他是怪物,奈布伸手摸了一把脖子上的红痕,在心里默念。

tbc

感谢剧情探讨 @阡霖何息

评论(4)
热度(76)

© ru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