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吞噬我的潮汐。】
点开!!!
cn:隐曦
cp真梨,唱见圈的小宝贝。
v+/阴阳师/第五人格 /唱见
博爱杂食党无雷区。
★本命大天狗/轰焦冻/杰克/瑟维/まふまふ
偏好于all狗/轰出胜/all杰all
吃各种安利。
擦边画手,垃圾文手。
在线养老了解一下。

【杰佣】MONSTER

-杰佣
-大概是个切开黑杰克。
-在线OOC!!!!!
-bgm:monster    歌手:gumi

那是一座失去生气的阴庂逼人的庄园,那庄园里有怪物一般的监管者和囚鸟一般的求生者。

囚鸟追求自由,人尽皆知。

而若是折去那双让他引以为傲的翅膀,就能一直,一直把他捆在身边了。

艾玛是第一个被监管者送上椅子的倒霉姑娘,而作为一名佣兵,奈布知道不能抛弃自己的战友或者朋友,以此取得胜利。这对佣兵来说是耻辱的,奈布循着心跳愈加猛烈的声音,向传来艾玛呼救的方向追去。

“我的小姐,请保持安静。我只是想送你回庄园——送你回你父亲的身边而已,您大可不必这般。”
“不!!你骗人!……父亲怎么可能会是那个样子!——”艾玛在崩溃边缘失声尖叫。
奈布闻声望去,只看到一团,会说话的雾气。雾气缭绕中,椅子上的艾玛拼命向他摇头,大概是距离问题,奈布听不太清她说什么,大概内容是“快走”“怪物”“别过来”。

怪物?看不见他的真实样貌,那姑且当他是个怪物也无妨。

毕竟这个庄园,隐藏着什么,谁也不知道,不是吗。
奈布深吸一口气,一掌拍向斑驳陆离仿佛随时会倒塌的的墙体,利用自己最擅用的钢铁护腕冲刺到艾玛身边,解开绳子,紧随慌张逃窜的艾玛身后。

那片雾气的声音有一些不悦:“佣兵先生,你妨碍了我的游戏。”

取而代之的是奈布被荆棘绑在椅子上挣扎,杰克在他身边,他甚至听得到那男人的呼吸声。

那男人身影高瘦细长,形如鬼魅,愉悦地哼唱着小曲。
“还是没有耳鸣。他们不会来救你了。”杰克隐匿在浓雾里,低声道,“很明显,你的所谓【同伴】,抛弃了你,他们不再需要你了。”

他看到奈布浑身剧烈颤抖着,捆缚他的荆棘深深刺入皮肤,暗红色慢慢在灰绿外套上洇湿出刺眼的红痕弥散开来。

“只要他们能安全,不需要我又怎样……我不过是一个工具罢了。”奈布自嘲般的小声嗤笑,又不住地深呼吸,吐息间的气音颤抖着。

“你在哭。”杰克平静的声音响起,“旧伤很痛吧。”

“但是抱歉,作为监管者,我并没有能力为你解开我亲手缚在你身上的荆棘。但是你必须相信我,他们只是把你当作工具,他们并不需要你。如果不信的话,下一次再见的时候再说吧。你的同伴,姑且算是吧,会毫不犹疑的出卖你。”杰克继续平静道,“再会,小先生。”

全新的一局游戏,身旁的渐浓的雾气已经昭示监管者是何人。

奈布正专心修电机,却听见莱利先生的惨叫。那是个长着兔牙的律师,为数不多的金贵的上等人,估计是翻窗的时候被砍倒。

瑟维不知道去了哪修电机,受伤的玛尔塔的枪已经在与杰克纠缠时迫不得已开掉了,再去救人也只是无谓的牺牲。奈布向狂欢之椅奔去,只希望能够快一些将律师救下来。

杰克背对着他站着,瘦高身影在雾中渐渐淡化,奈布将律师的绳子解绑,跟在他的身后。

莱利喘着粗气顶着心跳身后跟着佣兵和隐身杰克窜来窜去只顾逃命。

慌不择路的律师跑在他的前面拉倒一个板子:“佣兵先生,果然你才适合对付监管者呢,我先走一步!你就去椅子上坐会吧!”

他看到律师被染脏的衣摆消失在转角,那边的乌鸦被惊飞,发出的嘶哑鸣叫格外刺耳。

奈布直愣愣定在原地,一阵头晕目眩。

不对。

不应该是这样的。

这不公平。

因为我是佣兵,所以我就应该这么做,对吗。

不。

顺着脊背的寒意蔓延而起,明明没有受伤,旧伤却刺痛着。

身边矮墙上落了一只羽毛乌黑亮丽的乌鸦,腥红小眼直勾勾盯着他 。乌鸦歪了歪头,奈布向前走了几步,并不能将它驱走,奈布这才注意到背后有人。

“我的小先生,你在发什么呆?不注意的话,可是会被我绑上椅子的哦?”杰克依旧平静的声音从头顶响起。
“杰克,莱利先生真是狡猾呢。那样自私的人,令人生厌。”奈布低垂着头,低声道。

“想要让我帮忙抹杀他吗?乐意效劳。”杰克绕到他的身前,略微弯了腰,贴在他耳边问到。“只需要你将他引诱到我身边就可以。”

奈布一言不发,杰克喉咙里溢出低低的笑声。

“我等待您的答复,萨贝达先生。”

杰克转身离去,口哨声渐远,喧嚣的心跳也渐渐平复。

“杰克先生……请您帮我,淘汰莱利先生。”

tbc

是在放假前有的相关脑洞。
暑假试图复健,每天都在game。
今天也是一个快乐肥宅。jpg

评论(7)
热度(65)

© ru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