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吞噬我的潮汐。】
点开!!!
cn:隐曦
cp真梨,唱见圈的小宝贝。
v+/阴阳师/第五人格 /唱见
博爱杂食党无雷区。
★本命大天狗/轰焦冻/杰克/瑟维/まふまふ
偏好于all狗/轰出胜/all杰all
吃各种安利。
擦边画手,垃圾文手。
在线养老了解一下。

【阴阳师/茨狗】风止 5

-数日后-
大天狗已经苏醒,能够在庭院里稍微转一转。虽然妖力不足,但是至少命保住了。
“啊,大天狗大人早上好。这个,是您的药,请尽快服用吧。”樱花妖在和室门口放下一碗药,“樱花就不打扰大人休息了。”
“樱花妖等等。”大天狗站在门的另一边,很慢很慢地开口,“能告诉我茨木在哪里吗?”
“他就在您的隔壁,樱花先告退了。”脚步声渐远。
真的。真的。想看看他。
就看一眼。就一眼。
大天狗拿起门口的药。苦涩的气味洋溢在鼻腔。
“嘶……为什么这么苦啊……”不悦地皱眉。

-茨木房间-
大天狗很轻地拉开门进来,反身再拉上。真是一个笨蛋啊,明明那么痛都不躲。
火红色的头发。
大天狗很明白是酒吞给他的妖力所致。
火红色的头发衬托得那张平静的脸更加苍白。
大天狗颤抖着手抚上茨木的脸。
那他再熟悉不过的眉目棱角,此刻安静地一动不动。跟平时截然不同。
眼泪就这么掉了下来。
真是一个笨蛋,为什么要这样呢。
明明只是想逃离想结束这段关系,到最后反而越陷越深。
大概这是人类所说的“爱”。
手向下滑,到了肩侧的伤疤。
大天狗低下头去吻那伤疤。
蜻蜓点水一般。
那夜承欢不曾忘记。
被肆无忌惮的快感包裹时失去理智。
本能地渴求更多。
果然身体还是比心灵诚实啊。
茨木童子慢悠悠转醒,肩上酥麻的感觉迫使他去明白。
是大天狗来了。
“嘶……”茨木童子发出压抑的吸气声。
“茨木童子!你醒了!很痛吗?我去找萤草给你看看……诶!”转身意欲离去,“我马上就回来!”
“别走。”茨木童子伸出鬼手抓住大天狗的衣摆。
“扶我坐起来。”补充道。
大天狗微微叹了口气,扶他坐起来,坐在他身侧。
“你是笨蛋吗?明明我打你你都不躲开。”大天狗捏住他的发尾。
“我知道那不是你的本心。”伸出鬼手抚上大天狗的背脊。
一如既往地消瘦。
“大天……唔?!”
大天狗很轻很轻的附上血色淡淡的唇。
茨木童子将人往自己怀里紧了紧。
“哈啊…呼…”明明还不会换气,却以笨拙的方式接吻。
“怎么了吗?”茨木童子大概是以为大天狗脑子不对了。

妈的茨木你这个缺心眼的。

“茨木……我……”耳尖泛红羞耻到说不出一句话。
“还痛吗?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要不让一目连给你些妖力?”
“……”挑衅一般的咬住茨木的颈侧。
“大天狗,你这是在玩火。”茨木的声音变得沙哑。
“茨木童子,侵犯我吧。”

-一个月后-

“啊大天狗果然是长大了呢我都要认不出来了。”一目连安抚过大天狗肆虐的妖力后慢慢说。
“谢风神大人。”大天狗行礼。
“快起来。叫我一目连就好。我已经不是当年的风神了。”一目连淡淡的苦笑。
“怎么会。你永远是我心中的神祇。”大天狗微笑。
然后一目连发现哪里有不对的地方。
等等大天狗你脖子上那个浅红色的印子是咋回事。
好了你不用说我明白了。
俗话说的没错,狗大不中留。

一目连沧桑的叹息。

然而有一位叫源博雅的朋友显然无视了茨木童子的存在,指着大天狗颈侧的红痕问:“大天狗,是怪物的血没有擦干净吗?”
大天狗尴尬的拉了拉领口:“应该是吧。”
旁边的青行灯幽幽的开口:“那是茨木童子给他的印记。”

“嗯?你回来了。”茨木慵懒地倒在被铺上,“辛苦了。”
“这是桃花妖带来的桃花羹,要尝尝吗?”大天狗伸出手。
“桃花羹?……哪里有你好吃。”伸出舌头舔了舔白皙的锁骨。
“别……”
细微的呻吟夹杂着水声从房间溢出。


end


我真是个好人让茨宝又(哔——)了狗子。
完结啦诶嘿嘿。
一如既往地烂尾QAQ
下一篇写啥还没想好天使们说说呗。
(*˘︶˘*).。.:*♡开车无形的司机,才是好司机。(闭嘴)

评论(7)
热度(41)

© ru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