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吞噬我的潮汐。】
点开!!!
cn:隐曦
cp真梨,唱见圈的小宝贝。
v+/阴阳师/第五人格 /唱见
博爱杂食党无雷区。
★本命大天狗/轰焦冻/杰克/瑟维/まふまふ
偏好于all狗/轰出胜/all杰all
吃各种安利。
擦边画手,垃圾文手。
在线养老了解一下。

【阴阳师/茨狗】风止 4

羽刃暴风忽然停止了。
茨木疑惑地睁开双眼。
大天狗狼狈地跪在地上,剧烈地喘咳着。
妖力最终还是竭尽了吗。真是没用的东西。
黑晴明发现事态不妙,便带着雪女三尾狐先走了。留下傀儡师和大天狗在这里。
“傀儡师,放弃吧。”安倍晴明抓住傀儡师的手。
“不……不可以……哥哥他……”傀儡师拉紧手中的线。
“风袭!”虚弱的大天狗忽然一记风袭,击中了茨木童子的腰侧。
茨木童子明显吃痛,却将大天狗抱的更紧。
“风袭!”击中大腿。
“风袭!”击中肩膀。
“茨木童子你放开他!!!”酒吞在旁边失控地大喊。
虽然茨木童子又黏人又讨厌,天天喊着“挚友!吾友!”但毕竟他是这大江山的二把手,对自己的忠心绝对无二。
“……挚友你不用管我。”茨木语气十分平静。
“你想死吗混蛋!!”酒吞童子想过来把他拉开。
“风袭!”大天狗反手一个风袭,方向明显是冲着酒吞童子去的。
“唔!”茨木童子硬生生接下一记风袭。
殷红浸染了雪白的狩衣。大天狗仿佛不知疲累一般的继续重复着风袭。

忽然
“哎呀呀,小妹妹,住手吧?”
蜘蛛丝缠绕了发狂的傀儡师。
大天狗的动作停止了。
络新妇有些生气的敲敲傀儡师的脑袋:“这下总该闹够了吧?”
“为什么你们要这样!!我只是想要我的哥哥回来而已!!”
“小妹妹,你看神乐不是把你哥哥带回来了吗?”络新妇指指门口。
神乐身后一个巨大的傀儡。
当然是镰鼬三兄弟扛回来的。
这就是傀儡师的“哥哥”。
络新妇叹了口气,解开了蛛丝:“小妹妹,去吧。”
傀儡师紧紧的抱住了傀儡:“哥哥……哥哥……和我,永远在一起……”
傀儡师看着傀儡,表情慢慢的起了变化。
“哥哥,你说是那个姐姐救了你?”傀儡师指指神乐。
傀儡静静地站着。他的话只有傀儡师能听得懂。
“啊啊……糟糕了……哥哥逃跑了,我失败了……黑晴明大人不会放过我的……”傀儡师脸色惨白惨白。
“那么,为什么不成为我的式神呢?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的。”拿着唐伞的神乐歪歪头,看向傀儡师。

(喂有人能管管茨狗吗我觉得他们还能抢救一下)

“大天狗大人,您自由了。”傀儡师闭眼,松开了线。
大天狗从模糊的意识里清醒过来。
自己虚弱的不成样子。
这是……茨木童子?
这股血腥的味道是怎么回事?
“大天狗……对不起……对不起……”茨木只是喃喃道。
大天狗用尽全力,把对方和自己推开。
他再也不想和他有任何羁绊了。
可是
映入眼帘的情景却触目惊心。
一道道伤痕渗着止不住的血,将大天狗前面的狩衣染成鲜艳的赤色。
茨木童子几乎不可能再睁眼看大天狗一眼。
但是他很明白,大天狗回来了。
“喂!茨木童子!你醒醒!看我一眼啊!”虚弱的声音中带了些许哭腔。
涣散的意识已经不受控制。
大概。都结束了吧。
“哎呀,花鸟卷你怎么现在才和老夫说他们受伤了呢?”
听声音来者应该是惠比寿。
“惠比寿前辈对不起是我的失职!但是我们还是先治愈他们吧!”是花鸟卷温柔的腔调。
彻底陷入了黑暗之中。

-黑夜山-
“该死……怎么让那个傀儡跑了……”黑晴明气恼地质问。
一片沉寂。
“啧……现在大天狗也在他们手里……这可麻烦了……”黑晴明来回踱步。
“大人……要不我们先到什么地方去避一避?”雪女试探性的开口。
“我也正有此意。”

-阴阳寮-
“嗯,大天狗大人需要长期疗养弥补妖气,其余问题不大。”惠比寿捋一捋胡须,“倒是茨木童子大人情况不太好。”
“惠比寿前辈,此意是?”安倍晴明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茨木童子大人他失血过多,妖力随着血液流失,自身的自愈能力已经受到了很大打击。”花鸟卷补充。
“我的妖力,可否给这个傻子分些许?”酒吞童子倚靠在门框上。


tbc

大概下一章完结?撒花诶嘿嘿!✧٩(ˊωˋ*)و✧
茨宝能不能让他活我看心情(滚蛋)

评论(4)
热度(23)

© ru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