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吞噬我的潮汐。】
点开!!!
cn:隐曦
cp真梨,唱见圈的小宝贝。
v+/阴阳师/第五人格 /唱见
博爱杂食党无雷区。
★本命大天狗/轰焦冻/杰克/瑟维/まふまふ
偏好于all狗/轰出胜/all杰all
吃各种安利。
擦边画手,垃圾文手。
在线养老了解一下。

【阴阳师/茨狗】风止 3

“啊啦,果然还是傀儡的气质更适合你呢,大天狗。”黑晴明满意的看着被傀儡师操纵的大天狗。
这时的大天狗已经完全变成了杀人如麻的机器,没有感情没有恐惧。那往日冰蓝色的眸中也失去了光彩。
“那么,我们去攻击安倍晴明吧?”

-阴阳寮-
“诶?哪里来的这么大一阵风?”山兔本来揪着山蛙头上的花玩,一发现这股风,就觉得哪里不对劲,“等等,这个黑色的羽毛?难道是大天狗大人?!那么,意思也就是黑晴明他……”
山兔的脑袋运转的飞快,委托自己的好朋友孟婆去告诉晴明这件事,自己只身一人前往了大江山。
茨木大人,也只有你,能够救救我们了。
心中默念着。
“什么?!黑晴明他?!”安倍晴明明显愣住了,“孟婆你说的是真的吗?!”
“晴明大人我骗你干什么呀,这是真的!”孟婆有些生气,鼓着腮帮转过身,“山兔已经去找茨木大人了!”
“好,我明白了……源博雅,打开防御结界!神乐,我安排一些事情给你……”

-大江山-
“哎呀哎呀,就是这样,我看大天狗大人非得把阴阳寮铲平!”
“怎么回事?!大天狗不是回爱宕山了吗?!”酒吞童子震惊的看向茨木童子。
最后这一战,还是来了吗。
茨木童子绝望的闭上双眼。
“挚友,我们去支援安倍晴明吧?”
“哎我凭啥帮他?”
“……说不准安倍晴明心情一好就把红叶给你了呢。”
“茨木我们快走。”

-黑夜山-
“傀儡师你为什么哭呢喵。”九命猫疑惑地看着粉衣少女。
“哥哥他,在黑晴明大人手里,如果我不让大天狗大人去攻击安倍晴明,黑晴明大人就不会把哥哥还给我了。”傀儡师根本不会哭。只是声调哑哑的。
“是这样呢喵。我知道了喵。”九命猫知道自己帮不上什么忙,自顾自地走开了。
“喂,铁鼠,你找到没那个傀儡?”神乐有些生气和焦急。
“哎哟哟大小姐我不正在找吗你别急啊!”铁鼠仔细地搜寻着黑晴明的住所,来到这里,他们可费了不少力气。
“神乐你看看是不是这个?”镰鼬三兄弟一如既往地异口同声。

-阴阳寮-
“羽刃暴风!!!”大天狗不知疲劳的继续战斗着。
在一旁的茨木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他明白妖力是有限的,现在的大天狗是在以自己的生命兑换暴风。
这怎么办。
现在大天狗洁白的狩衣已经被受伤式神的血液染色。
突兀的红色血迹格外刺眼。
茨木童子不愿意伤害他。
即使被钢铁之羽割得遍体鳞伤也不能。
“桃花妖你带受伤式神们去疗伤。”安倍晴明冷静地嘱咐,侧身躲过一记风袭。
“风袭!”冲着茨木童子就劈过来。
茨木童子没有躲。安静的闭上了双眼。
“喂傻子茨木你想死吗?!”酒吞童子及时展开了结界,挡住一记风袭。
“……挚友,大天狗要打我,随他去,你做的够多了。”
站在大天狗面前。
大天狗宛如一尊神祇雕像一般尊贵端庄。
“羽刃暴风!!”毫不留情的,竭尽全力的一击。
茨木童子能感受到风在脸上划出血痕,衣襟和袖口被撕成碎片。
啊 这家伙,变强了呢 。
露出惨淡的微笑。
要是最后,能死在你的手里,也不错呢。
“羽刃暴风!!!”
这样,一切都该结束了吧?你也该宽恕我的罪恶了吧。
我的爱人。


tbc

您的好友茨宝即将下线(不是)

评论(2)
热度(31)

© ru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