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吞噬我的潮汐。】
点开!!!
cn:隐曦
cp真梨,唱见圈的小宝贝。
v+/阴阳师/第五人格 /唱见
博爱杂食党无雷区。
★本命大天狗/轰焦冻/杰克/瑟维/まふまふ
偏好于all狗/轰出胜/all杰all
吃各种安利。
擦边画手,垃圾文手。
在线养老了解一下。

【阴阳师/茨狗】风止 2

一阵仿佛静止般的沉默过后。
茨木淡淡开口:“大天狗,我送你回爱宕山。”

-爱宕山-

大天狗回到自己的领地明显是舒畅了很多。
吩咐手下们为茨木童子准备客房。
茨木童子欲言又止。
“茨木大人有什么事先随我来。”一只鸦天狗微微欠身。
茨木自然是随着那鸦天狗去了。
那鸦天狗带他来到议事间:“茨木大人,大天狗大人就在里面,请进。”
大天狗还是如往日一般美得像画。
素白的狩衣熨帖的附着在单薄瘦削的身体上,奶油金色的短发下是棱角分明的俊脸。
那摄人心魄的冰蓝色双眸。
有些苍白的肌肤。
微微抿着的薄唇。
以及无法忽视的
那背后象征天狗一族的漆黑如墨的羽翼。
茨木童子记得这双眼睛。夺走他心神的眼睛。
在那时爱宕山的樱树下,大天狗对他浅浅一笑。
“茨木童子,你回来了。”

“茨木童子,请坐。”大天狗示意。
“我明白你的来意。但是,你要清楚,我不可能回头了。”大天狗微微摇头,“我有我的大义,你有你的大江山,明日请回吧,我们老死不相往来便是。”
“大天狗……”
大天狗只是听不见一般的起身离去。掉落几片鸦羽。

入夜。
茨木童子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烦躁。慌乱的情绪害得妖气四溢。
“茨木童子你又干什么?不要用你的妖力来恐吓爱宕山的孩子们好吗?”大天狗只是穿着单衣出现在和室门口,“控制好自己的妖气,真是丢人死了。”
根本没有注意到茨木暗沉下来的金瞳。
转身欲离去的时候,鬼手揽住了纤细的腰肢。
“大天狗,属于我吧。”

之后的一切都理所当然般的发生了。
发生了让大天狗不堪回忆的事情。
大天狗抚摸着颈侧淡红色的淤痕。
几乎要闭气。
一个高傲的大妖经历这种事情能好受吗???

大天狗真的离开了,回到了黑晴明那里。

茨木转醒时,只有早已冰凉的被褥。

该死的大天狗又去了哪里。
心底暗暗咒骂。
吩咐好鸦天狗们之后,便暂且先回到了大江山。他知道,他的挚友也需要他。

“挚友,我回来了。”
“茨木!!你怎么和大天狗一同消失了??”酒吞童子难得蹿过来对茨木嘘寒问暖。
若是以前的话,茨木童子可能会激动得给晴明的寮里来一个小拳拳。
哗的带走大半院子妖。
可是如今,他的心里,那个位置已经被大天狗占领,容不下别人了。
“我带他回爱宕山了而已。”
酒吞震惊。
背后的酒葫芦咚地掉到了地上。
“茨木傻子,你有没有搞清楚他现在是我们的敌人?”
“我明白。送他回爱宕山,是我能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情了。”

-阴阳寮-
“源博雅,这么说来大天狗和茨木没有打起来?”安倍晴明有些不可置信。
“是。我估摸着以黑晴明的脾气,说不准又是对大天狗无比严厉的惩戒。”源博雅同情的点点头。
“如果大天狗在我们这里就好了啊。三大鬼王齐聚一堂。真的想看看呢。”安倍晴明苦笑着低头。

-黑夜山-
“啊啦啊啦,大天狗。你没有解决掉茨木童子呢。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黑晴明一如既往地脸上全是阴冷的笑意。
“愿接受黑晴明大人的处罚!”大天狗顺从的跪在地上。
“啊啦,既然你不愿意对他们下手,那么,我来帮帮你好了。”黑晴明示意。
一个身着粉色衣服的少女出现在大天狗的视野中。精致的像玩偶一般的面容,眉目间看不出任何变化。
等等,玩偶?
“傀儡师,麻烦你了哟。”黑晴明起身,拍拍少女的肩膀。木质关节旋转作响。
大天狗失去了意识。

tbc

┑( ̄Д  ̄)┍这篇文本来要短小精悍浓缩就是精华现在越拖越多???怎么办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大概还有两三篇??

评论(4)
热度(37)

© ru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