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吞噬我的潮汐。】
点开!!!
cn:隐曦
cp真梨,唱见圈的小宝贝。
v+/阴阳师/第五人格 /唱见
博爱杂食党无雷区。
★本命大天狗/轰焦冻/杰克/瑟维/まふまふ
偏好于all狗/轰出胜/all杰all
吃各种安利。
擦边画手,垃圾文手。
在线养老了解一下。

【阴阳师/茨狗】风止

风起。卷起漫天黑色鸦羽。
大天狗俊秀的面庞平静如水,望着茨木童子:“茨木童子,以后再也不要让我在黑夜山看见你,来者,格杀勿论。”
在漫天的鸦羽中大天狗隐匿得无影无踪。
“我已经不是曾经的爱宕山山主了,茨木大人请回吧。”
“我已经追随黑晴明大人了,你若是不想死,就永远都不要来了。”
“茨木童子你死心吧,我这辈子,只可能是你的死敌。”
茨木童子从噩梦中惊醒。
旁边蓝发绿衣的少女惊呼:“茨木大人您醒了!我这就去找晴明大人请您稍事等待!”
“喂!萤草!”
少女完全不在意的自顾自飞奔出去了。
前几天发生了什么?
茨木童子揉了揉酸痛的太阳穴,从手心里一片黑色的鸦羽飘落。
鸦羽?
大天狗?
似乎是几日前他去寻那枫叶林里的女人,被一个巫蛊师偷袭了。
他模糊地记得风起,掉落一地黑色鸦羽。
“茨木童子,你醒了?”安倍晴明敲着折扇坐在一旁,“你发了很久的呆了,在想什么?”
“啊,没什么没什么,只是在想挚友罢了。”
原来是酒吞童子。
安倍晴明眸光一敛,注视着茨木童子:“茨木童子,我们三日后与黑晴明将会有一场苦战,希望你能和酒吞童子集结大江山的一切力量来协助我们。”
若是为了大天狗。
“晴明大人,我明白了。”

-黑夜山-
“啊啦,再过三天,他们就会来袭击我们吗?”黑晴明嘴角一扬,“大天狗,谢谢你的消息啊。到时候的苦战,就全靠你了呐。”
“承蒙黑晴明大人信任。”微微一行礼。
“好了,去休息吧。”
大天狗反手关上房门。
如释重负般的叹气。
三天后。
只有三天。
他能下手吗。
为了……大义!!
以及,自己的愿望……
握拳,骨节分明白皙的手绽出一条条青筋。

-黑夜山-
“呵呵,安倍晴明大人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啊。”黑晴明微微一笑,“既然来了,就过过招,如何?”
“风袭!”一记快狠准的风袭迎面劈来。
打到了酒吞童子的葫芦上。
酒吞童子最气不过有人打他心爱的酒葫芦,大吼一声冲了上去。
萤草拦住了三尾狐。
姑获鸟一个伞剑打到了雪女的冰晶。
茨木童子不想知道。
不愿意知道。

“呵,大江山之主,不过如此。”大天狗轻蔑地笑着落地。
“大天狗你竟敢伤害我挚友!地狱之手!挚友你带着那傻子阴阳师先走!我随后就到!”茨木童子明显是被激怒了。
“三尾狐,雪女,你们先回去吧,区区茨木童子,我还是能解决的,你们尽快回去疗伤吧。”大天狗握紧手中扇子,明显是在酝酿一次羽刃暴风。

“大天狗。”茨木童子闭上双眼。
“羽刃……暴……风。”
声音带上了丝丝哭腔。
最后钢铁般的羽翼终归是放下了。
“我知道你舍不得伤害我。大天狗。”伸出手将单薄纤弱的人揽入怀中,“我知道的。”
大天狗只是摇着头抽噎。
茨木童子垂眸,封住了他的唇。
掠夺渴盼已久的甜美。

最后还是没有用羽刃暴风攻击我啊。
但是,我们,是不是该结束了呢。
第一次,感受到绝望。
怀里的人,温暖如此不真实。

tbc

这里第一次lof发文。文笔辣鸡多多谅解!
✧*。٩(ˊωˋ*)و✧*。茨狗大法好,入教保平安!
这个故事结局大概是be?
大概是狗子和黑晴明势力狼狈为奸(呸)前两人就有羁绊,狗子为了使这段关系结束选择和黑晴明势力狼狈为奸(呸),最后两人的羁绊没有消失反而日渐深厚这样一个故事。
不太舍得be。这咋办。´_>`

评论(11)
热度(36)

© rua! | Powered by LOFTER